<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最美丽的家 AD STYLE | 2020.5.19

              静日生香

              书法、饮茶、品香……传统人文生活的场景在这个家中延续。
              编辑 | Yann
              造型 | Judy、Yann
              作者 |  陈思蒙
              摄影师 | 雷坛坛

              作为设计师,RayVera每天回到家,只想要绝对的安静。 但他们的安静不是静止不动,而是从传统文化极致精微的中去寻。书法、饮茶、品香……他们坚持让传统人文生活的场景融入时代,传统这么好,要让它延续在当下。” 喝茶早已成为了一家人的日常,同时也是一种交流方式。孩子们从小闻着茶香,家中随处可见或精美或朴拙的茶具,这种成长环境会自然地给他们着上一种温和的气 息。背景画作来自郭齐。主人周光明(Ray)、朱彤云(Vera) 2002年在上海成立朱周空间设计(Vermilion Zhou Design Group),分别担任创意总监及照明设计总监,至今已完成逾800多个项目,作品遍及多个城市且触及至亚太地区,类型涵盖公共、商业、 办公、酒店、餐厅、住宅等。其设计哲学以中国传统框架为思考脉络,关注当代东方生活方式,目的在将美感与实用功能兼具的设计普及进而提升美好生活。

              作为名人、明星和众多品牌做设计的大设计师,自己的家会是什么样?这就像所有人都在等着白先勇写一些惊人的民国风云,他却一径从容描摹他的台北人。在上海市区边缘,Ray和太太Vera不过是看 中了这房子窗外满眼的绿意,对繁杂的都市生活是一个转换。让思虑 放下,让心中平静,这是家对人最大的贡献。Ray是一个理性的人,他的家自然也在一种可控的秩序性中获得了某种纯粹的美感。 

              书法、饮茶、品香...... 传统人文生活场景应该融入时代,更应该融入生活。 这里其实是他们在同一小区的另一套居所,日常起居不在这里,所以整体会布置得更加清爽一些。因为安静,有时Ray会一个人在这里闻香,喜欢的物件品类在这里却一样不落。 

              他们根据自己的生活习惯对空间进行了重新规划。卧室不用很大,但我们希望阅读、喝茶、品香的公共空间和精神空间要更打开、更连贯。于是曾经的隔间变成了如今通透的客厅,随着空间的些微错,又以不同的家具单品围合出各异的功能区域餐厨空间、小会客室、威士忌酒柜旁的休憩角落……

              客厅的家具颇满,在统一的审美体系下包容着北欧、 中式、现代等不同风格,或大棵或小株的植物点缀其中, 安逸中透着生机。墙上的艺术品来自法国艺术家文森·, 中间的镀金桌来自Alexander Lamont,高低边桌来自 SHANGXIA上下清影系列。

              最大的不同可能是卧室。Vera所言的是他们的主卧,这竟是家里唯一朝北的房间。平日我们总是早出晚归,何必浪费那么好的阳光?”于是,两个朝南的卧室都留给了孩子, 而早晨光线最美的区域作为厨房。周末一家人做早餐,如果天气好, 还可以打开大推门,直接连到露台上。这是Vera享受的亲子时光。 

              墙上的画作来自李诗文, 左边的柚木扶手椅是Finn Juhl 1953年设计的NV53号椅;背对着画面椅子是SHANGXIA上下经典的大天地系列。 

              Ray君子远庖厨。他不要在这里做油烟太大的饭菜,自然也将客厅里连接厨房岛台的那张最聚人气的大长桌称为书桌而非 餐桌。他们在这里看书、写字、品茶、玩香,小孩在这里写作业,其实很多时候也是散落桌边各做各的事,但又能看到彼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种感觉是Vera所珍视的。

              以大理石为主材料的厨房被归置得清爽整洁。 

              至于Ray,收起白日里的各种考量、思虑,此刻的他心甘情愿浸入自己的当代传统人文世界。因为早年的西方留学经历,他反而更加亲近中国传统文化。在国外,你会对自己文化的重要性更敏感。西方人跟你交谈,不是因为你外文有多好, 是因为对中国文化的好奇和尊重。所以他在家里获取安静的方法从来不是静静躺着,而是在古人极致风雅的闲事中去寻。 但他又强调让传统走入当代生活的必须。这么好的传统文化,是要让我们去延续,而不是抄袭。

              传统文化一定要让它活在当下。很多人喜欢仿古, 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们应该去理解它。” 位于主客厅旁的一间书房, 色调素雅。画作来自艺术家丁祯;柚木皮革扶手椅来自设计师 Torbjorn Afdal。 

              所以写得一手好字的Ray总是乐于在这张大长桌上挥毫,却又没有刻意练过一天书法。打动他的是毛笔那种柔软的触感,我觉得它很中国。再加上绝对是个器物控,平时就爱收集砚台、墨条的他,从书写之前的准备开始就在铺陈愉悦了。铺纸、磨墨、运笔,整个过程要慢,书写速度也要慢,在这个过程中人能够思考,跟打字很不同。这是会让人安静的。但当我凑近仔细看时,这笔漂亮的小楷写的竟然都是工作内容,甚至还画了图表,着实跟当下生 活连接了起来。一定要让传统文化活在当下。很多人喜欢仿古,我觉 得这是不对的。你可以去理解它,但不要抄袭它。” 

              铺纸、磨墨、运笔,整个过程要慢, 书写速度也慢,在这个过程中,人能够思考,跟打字很不同, 因为这是会让人感受到安静的。” 墙上的画作是林国成作品孤独的石头》,造型简洁的沙发来自rochebobois 罗奇堡。靠包的图案和配色与艺术品搭配和谐。 

              他说这就像喝咖啡、威士忌,照样也喝茶,哪会有冲突?但想了 一想,他又说到底还是喝茶更多。我不喜欢喝酒之后那种微醺,特别讨厌那种失去理智、不能自控的状态。极端理智的他自然需要一种可控的秩序。就像茶,各种各样,中国古代的文人却用一套规范让它们发挥出极致的美感。在这个过程中重要的不是仪式,而是态度。这种态度就是内心的一种秩序。他依据时令喝茶,也借由茶聊到它的风 ,于是茶的滋味也跟心境一同延伸了。喝茶是一种交流方式。虽然现在用手机也能交流,但借由一杯茶,人可以面对面坐下来、静下来, 这种交流可能更真实。当然,茶也是他的由头,可以把多年收藏的各 种茶具摆出来又一次。喝茶要放松、要舒服。而对他来说,好的茶,把它最大化的舒服就是与人分享。 

              长长的一张木桌,更多用来喝茶和写字,背景画作来自王新莲,有趣的是画上的图章,刻着吃饭的时候吃饭” 

              相比茶,品香更显私密。我对宋人的四般闲事着迷。譬如闻香,那样一块木头,一克的价格比黄金还贵40,烧掉就没了,为的只是体会气息中最微妙的变化。这让他不由得想古人到底要闲到什么程度,同时又要优雅到什么程度,才会想到来做这种事?

              家中随处可见干树枝、干佛手,甚至一把干辣椒,它们都是可以用来增加趣味的小点缀

              也是有善缘,他和Vera能够跟随香学大师刘良佑先生学习。Ray本身就是一 个对气味很敏感的人,所以他在品香的过程中尤其能感知那种微妙变化的气息,由此爱之切,一发不可收拾。所谓鼻观大千,气味自然也是我们认识世界的另一重维度,而在这个维度中,确实有让人欲辨已忘言的真意。有时会自己埋炭,有时也会用电子香炉来准确控温,Ray Vera从不拒绝现代技术的帮忙。我有好多个不同温度的电香炉, 有时候挨个用起来,有点像在做实验。就当下生活而言,这自然是更具实操性的方式,我们要有下炭炉的功夫,也要有用电香炉的接受。Vera这句话正像他们的生活方式一样自然而舒服。 

              张晚晴的作品 鹿柴》,一个古旧的小柜和一把干枝,和谐地搭配在一起。 

              这种态度从家里的家具和收藏中也可窥一二。东方的花梨木、 西方的软沙发,不同的生活场景和需要都自然对应着这个场景中应该植入的单品。我们会搭一些西方的经典单品,但也尽量选那些线条、结构比较有东方美感的。顺着Vera的目光,我们望向她的专属地带”——威士忌酒柜旁的休憩角落,一张看起来足够舒服的躺椅来自写意空间,是她当初就想象好的一张特别舒服的椅子,我可以一个人在那里,也可以让小朋友躺在我身上,一起念故事书……”身为女主人,Vera却比Ray更爱酒精,从年轻时追寻活力,到如今真在威士忌的滋味里品饮到复杂层次,跟饮茶一样,都会带来通身愉悦。

              小区与上海动物园一墙之隔,Vera说运气好的时候能从这个阳台上看到大象和长颈鹿。 

              Ray也帮着太太一起收集,就跟他收藏其他物件一样,在拍卖会上、在朋友推荐 、在旅行途中。在各种可能性当中收集,觉得好的就收,我不考虑它的市场潜力,甚至不在乎它是真是假、是老是新。只要我喜欢这件东西,我都把它当成新东西来收就好。没有得失心,就不存在失望,收集的过程也变成了愉悦本身:比例完美、器型纯粹、色彩简单,这就是能让他动心的标准。即使变化,也是在一个状态里变,而不是乱变。譬如建盏,而非柴烧。” 

              这个家简约而宁静, 处处充满主人的气息,气息正是一个家的法眼,超越任何美感与技巧的无招胜有招。 可收纳功能强大的文档柜 是Ray自己设计的,刚好存放书画纸张。柜子上的画作是冯君蓝的启示》。 

              这个家便是这样,装饰简单、色彩简静,说不出哪里突出,却处处都充盈着主人的气息。而气息正是一个家的法眼,是超越了任何美感与技巧的无招胜有招。人跟物理空间的气息相同,才能成就一个家。 而设计师就是帮忙找寻主人与这个物理空间连接的人。设计师设计自己的家大概也是这样一个帮自己找到与空间、与精神连接的过程,也将一直进行下去。

              卧室不大,以浅灰白色为主,聚气又很柔软。 

              浴室也以灰色为主,简约的摆设让人自然放松下来。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
              被窝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