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最美丽的家 AD STYLE | 2020.4.22

              简约有序

              “家”这个大工程,载着主人对生活的热情,不断凝练、不断厘清,成为他与这个世界发生连接的通路之一。
              编辑 | Yann
              造型 | Yann Song
              作者 | 陈思蒙
              摄影师 | 隋思聪

              作为一名时尚摄影师,于聪刻意保持了与名利场的距离?!拔姨焐蕴庀实亩鞅冉鲜枥?,喜欢更纯粹和简约的东西?!彼降募蛟?,首先表现为色彩信息的统一。材质亦如是,木质家具、石质装饰、棉麻织物……理科背景让于聪总愿意亲近本质——“好像都是从泥土里长出来的?!?/span>


              在这个特别的早春,走入有近百年历史的黑石公寓(BlackstoneApartments),科林斯立柱带来的古典气质与弧形阳台彰显的巴洛克风情尚倔强诉说着它建造之初要争作中国最豪华酒店公寓的雄心??上Ыㄖ诶锏难袒鹌雎袅怂睦芳且?,直到敲开于聪家的门,一室简静、素白才让要在非常时期做非常采访的我们定了心。 

              这个大工程,承载着主人对生活的热情,不断凝练、不断厘清,成为他与这个世界发生连接的通路之一。

              朝西的客厅下午有阳光洒入,窗外是老建筑颇带童话感的橘色烟囱顶,层叠交错、延伸远去,在摄影师眼中,这恐怕是超越了时空的画幅。 

              身在法租界,公寓的前身是亦安画廊。画廊搬走后,这里真成了一个空盒子。对于彼时决心从北京搬来上海的于聪而言,再完美不过?;攘舻牡鬃由屑?,空间和装饰都无须改动,唯一增添的只有卧室与书房间那道软性屏风。公寓的西面与北面保留了原始的大开窗,整个白天都通透敞亮,更别说靠近复兴中路的北窗外,梧桐树构成的四季风景和街对面矶崎新设计的上海交响音乐厅了。

              理科训练同样也赋予他对理性、有序和简约之美的偏好,加上日本美学对他的交织影响,直接导致了于聪对皮埃尔·让纳雷(Pierre Jeanneret)与夏洛特·佩里安(Charlotte Perriand)所设计家具的迷恋。喜欢这种美学的时间很长了,七八年前开始从小件器物入手,到后来开始收藏他们的家具。有的设计师灵感来自情绪迸发,有的设计师灵感来自科学思考,能击中于聪的自然是后者。当年Pierre Jeanneret跟柯布西耶一起在印度昌迪加尔做的那个城市项目是很理想化的,而这批家具是作为那个项目的一部分衍化出来的。我相信它们的很多角度、切面都是有数据的严密演算和分析的,不是那种拍脑袋想设计一个漂亮家具的轻薄想象。这点很吸引我。 

              有的设计师灵感来自情绪迸发,有的设计师灵感来自科学思考,能击中于聪的自然是后者。


              素白的基底、有层次的空间,加之深浅变化的木色、石色和棉麻本色,人在其间会自然安静。

               如此评价听来理性十足,可摄影师本人又怎能少了感性的一面?我有时候自己在家,会把这些椅子换着一把、一把坐过去,你会发现即使是同一款式,每把椅子的形状、构造、材质还是有细微变化。我坐在上面,它给我身体的感受也是微妙相异的。这也让我很享受去接触它们——那一刻,你也在跟时间、历史和这个世界发生关联。如果此时你们突然产生了情感共鸣,那就太幸福了!也因此,于聪从不把这些家具的投资属性放在首位。我如果有这部分预算,还是会选择把它投入到这种实实在在的、每天能跟它发生关联的物件。

              画廊的“白盒子”理念帮忙把这150平方米的空间梳理得流畅、通达,也赋予这空间一种介于展示与居家之间的气质。

              作为审美,于聪喜欢臻于极致——极致的简约,一直减、一直集中,直到最后成为。但对于一个家来说,它会减掉很多你生活中的痕迹。所以当进入自己的生活时,他还是尽量找平衡。当时昌迪加尔那个项目主要是以办公为主,所以建筑和家具也都以这个诉求为前提,比较少有关于家的温度和舒适性的考虑。在客厅里,他选了柔软的Jasper Morrison布面沙发和FritzHansen的扶手椅来平衡餐厅的绝对理性。而在满屋子PierreJeanneret标志性的藤面椅之外,他私心却最钟爱书房中那张Jean ProuvéDay Bed。我经常出差,工作强度也大,没事时就想待在家里。我时常躺在这张榻上,翻翻画册,真的很放松。

              重构一个时代可以通过很多形式:文学、音乐、电影……但对我来说,影像是我最喜欢的一种。 ”

              作为摄影师的于聪很早就为日本20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批摄影师的作品所惊艳,也早早就开始了对这一系列摄影作品的系统收藏。家中几面墙上都不乏摄影作品。 

              至少目前,他喜欢的还是那种带着丰富细节的简约。不到极简,而且我很怀疑是不是我们都有必要走到极简。简洁跟丰富细节会冲突吗?至少于聪不认为。摄影师天生对细节之神的迷恋让他在这个家的不同角落和区域都陈设了各种符合自己爱好的物什:非洲的人面石雕、从法国沉船里打捞起来的石器、日本来的漆盒,甚至家中的香薰都是用自己属意的器皿装了天然的檀香木、桂皮、生姜……嗯,就连气味也要回归本质。

              老公寓本就自带时光印记的木门框、木地板,与家中的家具气质搭配在一起格外协调。

              家中的艺术品是他对本质追求的另一层面表达。作为摄影师,于聪很早就为日本20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批摄影师的作品所惊艳,也早早就开始了对这一系列摄影作品的系统收藏?!澳鞘侨毡旧阌暗幕平鹉甏?,也是亚洲摄影在全球范围内最具话语权与影响力的年代。而我喜欢他们的作品,不光因为画面,我喜欢透过这些画面,在自己脑中重构出那个隐藏在背后的时代面貌?!辈皇侨?,而是片段,但正因是吉光片羽的捕捉,才显得尤为真实与诚恳。


              书房的这把椅子是最近的收藏,墙壁上的摄影作品来自张须田一政的《烟花》。

              所以他特意在自己最爱的DayBed上方挂上了这张须田一政的《烟花》?!靶胩锏幕嬉话愣加幸桓霰冉暇咛宓亩韵?,这张作品却相当抽象,让我感觉安静?!蔽掖丝陶谡庹砰缴?,抬眼看它,是的,一种放空、一种古人卧游的虚静之意。旋即我就明白了为何他会在自己众多须田的藏品中选中了这并不具有代表性的一张——那里面能任他逍遥游。书桌隔壁的墙上挂的是一张需要仔细看的小小的铜版画,亲笔签名:Giorgio Morandi(乔治·莫兰迪)。即便在“莫兰迪色”已然成为“网红”的当下,于聪还是愿意拨开表层,再往内里走一步?!拔胰ス嫉系墓示?,那里非常狭小,他那些著名的瓶瓶罐罐就在他的小卧室里,静默着?!碧觳鸥叩显谏杓瞥瞿敲炊嗷龃笞骱?,留给自己的卧床宽不过1.2米;在柯布西耶面积敞阔的故居里,浴缸大概只能供他坐着沐浴……“这些大师,对于自己生活的思考,或许最后又都回到人类最本质的状态中去?” 

              对理性、有序和简约之美的偏好让这个家充满了沉静气息。

              书房的写字桌同样来自Pierre Jeanneret。从卧室望出去,气氛安静。

              每个人最终都要找到一条他与这个世界相连接的路径。“首先是第一眼的感应,那一眼你和这件物品是否能建立连接,这很重要。但第一眼的连接可能会有很多,随着时间推进,你对它们逐步去深入地了解,有些连接就此断裂,有些却不断加强。在这个过程中,我可能不再喜欢它,但我也有可能疯狂迷恋它……”

              卧室和书房用一道白色屏风间隔,两个空间相互流通又各自独立。

              这说得真像一段感情。这也的确是于聪用自己的方法付诸这个世界的感情。在“家”这个宏大的命题身上,他将不疾不徐地从自己简洁、有序又层次丰富的视角出发,永葆热情、不断凝练地走下去。


              转载声明:本文内容及图片版权为《安邸AD》杂志所有,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关注官方
              微信账号

              关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变时髦人聚集地,带你玩转节日季!
              被窝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