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20.1.3

              幸?;齑?/h2>
              生活本不是一場刻意,而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都能找到彼此最舒服的相處方式,和諧地享有自己的一處空間,并可以舒適愜意地度過一整天。位于北京的藝術家計洲的家,就是這樣一個混搭著主人生活喜樂的幸福之家。
              編輯 | Lu Lu
              造型 | 林菁
              作者 | Lu Lu
              攝影師 | 王為

              主人:藝術家計洲(右)與妻子薛鐵(左)和兒子在客廳中。

              北京的冬季總是出其不意地來勢洶洶。伴著零落清脆的落葉,在被風吹得沙沙響的清冷午后,藝術家計洲的家卻還停留在早秋的愜意和涼爽里。盡管才搬來不久,這個家早已被處處“填滿”。大小家具和隨處可見的家什物件,無不被“隨意”擺放出精致的模樣?!罢w構思”這種詞在計洲的居家理念里是不會存在的,家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是生活中的日積月累,并沒有一丁點兒的刻意。

              跟隨多年的家什物件只要悉數擺放,往日熟悉的

              生活氣息便撲面而來,也無需再刻意營造什么。

              客廳里的藍色沙發來自Flexform;墻面上的巨幅畫作來自藝術家蔣鵬奕。

              “搬來的第二天,我就找到家的感覺了!”計洲說道,“所謂對家的規劃是你看到這房子的時候,先想如何把已有的東西放進去,再想還需要加一些什么?!彼毖?,其實這些跟隨他多年的家什物件只要悉數擺放,往日熟悉的生活氣息便可撲面而來,也無需再刻意營造什么了。

              從二層俯瞰客廳空間。茶幾來自Molteni&C。

               “一定要混搭!”這是計洲唯一強調過的家裝心得,“生活是由各種因素構成的,怎么可能只跟著一種風格走?”所以在他的家中,你會發現不論經典意大利沙發、當代北歐座椅、民族風地毯,還是淘自世界各地的民俗工藝,它們無不享有各自的一席之地。家中隨處懸掛或擺放著購買自各地的藝術作品,零落裝點著不同的生活空間。即便是一層衛生間的一面白墻,也被“隨意”裝飾了一些“。我們沒有特意想過,只是覺得這幾樣東西放在衛生間正好兒?!庇嬛藿忉尩?。

              原為壁爐的一角被計洲用一組角柜填充。墻面作品來自藝術家蔣鵬奕。

              當然這其中也有些格外的考慮,比如一層客廳原本應是壁爐的一角,如今被擺上了一組歐式角柜,既填補了角落的空缺,又增加了些許空間的趣味性。三個茶幾是分開采購的,但是拼合在一起又饒有興味。

              餐廳角落的落地燈來自Flou;墻面上懸掛計洲的藝術作品《公園》;餐桌左起的3把座椅來自Kartell;地面平鋪的2塊藏毯均為主人薛鐵的心愛之物。

              餐桌邊的幾把椅子則各不相同,就連風格也是迥異的。某些零落有時乍一看覺得不對,但仔細一看又未覺任何不妥?!拔以瓉碜〉墓⑹瞧矫婊?,盡管空間不算小,但不同的生活區域里總有交叉,難免覺得打擾。新家的生活空間上下分層,一家人都能找到自己最舒適的角落?!庇嬛藿忉尩?,”這里最好的就是有很多窗戶。盡管與周圍住宅臨近,但彼此隱私被照顧得很好,而且夏天的枝繁葉茂會讓家中呈現出另外一番景象?!?/p>

              盡管住宅的院落之間離得很近,但各家各戶茂盛的綠植讓彼此間的隱私被保護得很好,一家人即便在半開放空間里也能享受私密生活。

              這個家里并沒有那些構思精妙到無從下手的設計,卻裝滿了

              “說不清從哪里來的”生活細碎,透露著家主人的性格喜好。

              一層洗手間一角也被裝點得非常有生活氣息。墻面上懸掛蔣志的作品《情書》。

              當被問及在家中最常待在哪個空間時,他把我引入了地下室。說是地下室,其實它是個享有一處半戶外空間的地下層,除去擺放的兩組架子鼓和一張面朝窗外的工作臺,這里幾乎空無一物?!皟鹤雍臀叶紩磉@里敲架子鼓,但兒子是真的學,我就是瞎玩兒?!庇嬛藿忉尩?,“這層沒什么特殊的功能,就是一個可以隨意折騰的地方,有時在家里你需要這樣一塊兒地方?!?/p>

              一層院落是一家人與自然近距離接觸的愜意場所。

              除了閑暇“折騰”,這里還是勺子的房間。勺子是計洲的愛犬,從兩個月大被抱回來,至今也有十多年了“。我們有時在樓上說到‘勺子’這個詞時,勺子就會跑上來,以為我在叫它。但我只要看它一眼,它就會乖乖回去,”計洲笑稱,“我與勺子之間的默契只要一個眼神就夠了?!?/p>

              計洲與愛犬勺子在一層院落中。

              又被問及家物的購買心得,計洲便稱:“這要問我夫人,家里的采購大部分是我們商量著來,但她用了很多心思?!闭Z罷,計洲的夫人薛鐵便下樓來到客廳,她談吐溫柔,眼神交流間就能感覺到她對生活里的事無巨細了若指掌。她很利落地給我解釋了家中大小物件的來龍去脈。

              入口門廳的一組桌椅是主人從朋友那里“搶”來的,衣架也是“撿”回來的。左側墻面上懸掛著計洲的藝術作品《地圖》,右側墻面上懸掛著同為計洲的作品《真實幻象》。

              比如進門這組桌椅是從朋友那里“搶”過來的;兒子的鞋架原本是放信件的架子,剛收入的時候并沒想過拿來做什么,后來發現放小孩子的鞋正合適;地上大塊小塊的毯子都是從專賣老地毯的店里淘來的;大門口的衣服架子則是從別人不要的廢家具中撿回來的......似乎每一件物品都是經歷了奇幻之旅才最終“抵達”他們家的,且這其中很多東西都沒有再延續它們原有的用途。

              “所謂對家的規劃,就是你在看到這房子的時候,

              先想如何把已有的東西放進去,再想還需要加一些什么?!?/strong>

              家中擺件多為主人在各地游玩時帶回來的民俗工藝品。右邊前側的兩只紅色酒杯為漆做塑料酒杯,后側的兩只紅色酒杯是計洲與薛鐵新婚時,朋友用葫蘆切割又涂上紅漆制成并送給他們的。

              “我們買的時候沒想過這些東西互相能匹配的問題,只是單純地喜歡,”薛鐵解釋說,“考慮太多就不是生活了?!币蚨谟嬛藓脱﹁F的家里,并沒有那些構思精妙到無從下手的設計,卻裝滿了“說不清從哪里來的”生活細碎,透露著家主人的性格喜好。

              二層樓梯口的門廳是兒子的小小待客空間,他的游樂玩具都收羅在此。

              除二層的臥室外,計洲也把這層樓梯口的門廳留給兒子,作為他的小小待客區。而他與妻子住在三層“。搬家時我問過兒子想要什么樣的空間,但并沒有刻意圍繞他來營造,”計洲解釋道,“家本是每個人都覺得舒服的地方,不是為誰刻意拘謹著營造出來的?!?/p>

              三層為主人計洲與薛鐵的臥室。桌上擺放的巨幅作品為楊福東的展覽招貼。房中家具也多采購自世界各地。

              夜幕降臨,微啟的窗縫傳入零星吵鬧聲?!皟鹤踊貋砹??!庇嬛薹畔率种械牟璞?,起身、移 步、開門,緩慢又矯健。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永遠是空氣里的一劑歡愉香氛,若此前還略“嫌”家中“稍顯空蕩”的話,在兒子推門的瞬間也都滿當了起來。

              酒柜上方靠中間位置擺放了藝術家王度的作品《飛彈》,藍色扶手椅為設計師手工打造。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被窝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