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20.1.2

              無問東西

              設計的溫度在于設計師的情感融入,在于他們對職責的堅守和對現實束縛的不妥協。設計是進程,而非一個終結的狀態,需要被連續看待和循序漸進地體味。 在米蘭國際家具(上海)展覽會的“大師班”現場,代表中、意設計的6位設計大師紛紛解意設計,引領觀者踏上他們繽紛的設計之旅。設計師大多含蓄,唯有設計才是他們的語言。
              編輯 | Lu Lu
              造型 | Judy Zhu
              作者 | Lu Lu
              攝影師 | 張偉豪

              Patricia Urquiola × 趙揚

              “我的設計原則是擁抱生活和與之相關的方方面面?!庇肋h充滿能量的西班牙女性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以一席溫暖的開場白打開了她繽紛設計世界的大門。充滿熾熱情感的Patricia顯然不是一位冷冰冰的思想者,不論你是否與她相熟,她總能熱情地與你侃侃而談,并以觀察者和體驗者的身份,向你展現她對世界的好奇之心。正如Patricia自己所言:“世界上正在發生的、或好或壞的一切都是我們的設計來源。我要用心去與這個世界產生聯系,再以各種方式實現我對這個世界的表達?!?/p>

              與烈陽般璀璨性格的Patricia相較,從大理趕來的中國建筑師趙揚則如涓流的溪水般緩緩,卻積蓄著無窮的能量。從大都市歸隱到鄉間的趙揚形容此舉并非一次地理上的遷徙?!皻w鄉是一個緩慢的過程。我的工作不僅僅是一場簡單的歸鄉之旅,而是不斷向傳統和過去學習?!彼摹皻w鄉”并非僅從國外到國內、從城鎮到鄉間的時間與空間歷程,更是以建筑實例作為表達的人生旅程?!敖ㄖ枰獜娏业谋憩F力,但更重要的是融入其存在的環境之中。但這種融入也并非一個瞬間的造就,它是隨著光陰匆匆而逐漸生長的?!?/p>

              “我們有時需要將自己置身到紛擾的世界之外,

              去感受樸實的生活。而設計的靈感之源正來自對生活的熾熱情感?!?/strong>

              趙揚(左),清華大學畢業后,趙揚在建筑師張軻的支持下于北京創立標準營造-趙揚工作室,隨后便赴哈佛大學深造。歸國后,趙揚將工作室遷往云南大理,探索建筑實踐在轉型期的中國鄉村的可能性。Patricia Urquiola(右),她曾于馬德里理工大學與米蘭理工大學進修,并于2001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主要從事產品設計、室內及建筑設計領域的工作。她為眾多著名意大利和國際品牌設計產品和提供設計咨詢。其部分設計作品也在世界著名的設計藝術博物館中展出,更贏得獎項無數。

              AD:如何實現項目的深度與速度之間的平衡?

              Patricia Urquiola:我有非常多的工作是同時進行的,有些花費的時間較長,有些則花費了較短的時間。但“短”并不意味著“淺”,我投入任何一個項目中的精力都十分充足,也十分專注。所以每個項目的最終成型都是經過深度思考的,時間并不是衡量項目深度的唯一標準。

              AD:每位設計師都應該有自己獨特的風格嗎?

              趙揚:如果設計師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特點可以融入到設計中,那對于他做設計來說或許會輕松一點兒。作為建筑師,我需要應對不同的環境,也針對不同的環境做設計思考,這并不容易。我希望我設計作品中的一部分是融入于環境的。我不希望我的建筑作品有太多被設計出來的存在感和異于環境的獨特性,我希望它可以是環境中最默默無聞,卻又最與環境相融的一部分。

              AD:如何看待中西方文化在設計中的融合?

              Patricia Urquiola:中西方融合是一個非常有包容性的概念。我常常從人性的思考出發,再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和詮釋。這種文化融合的設計方式讓我對不同的社會構成、不同的傳統都有了解,也從融合的設計中了解到各自文化背景下的優勢。我十分享受這個過程。

              AD:如何實現與設計團隊的合作?

              Patricia Urquiola:和每個人都實現積極有效的溝通是非常大的挑戰。我們的團隊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整個團隊要實現優秀的設計還要維持我們一貫優秀的形象這并不容易,每個人都要承擔更多更努力的工作。 但這些都離不開有效的溝通和相互的理解。 

              AD:給年輕設計師的建議是什么?

              趙揚:我的第一個建議就是不要聽別人的建議!

              Patricia Urquiola:我不愿意提太多建議,我年輕時也沒有聽前輩多少建議。我唯一想強調的就是,我們每個人都要保持對世界和生活的好奇心。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好的和不好的設計作品,但比“好的設計”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花時間去思考什么是“該做的設計“。

               

              Rodolfo Dordoni × 李虎

              “設計需要付出非常多的精力和努力,這個過程中有滿足感,也有 失落感。你需要對設計有足夠多的理解才能更好地去講述和闡釋?!痹凇按髱煱唷艾F場,“不善言辭”的意大利著名設計師Rodolfo Dordoni便將他40年的設計生涯娓娓道來。但他始終強調:“設計行業所產出的設計產品并非設計師一個人的功勞,這背后有龐大的團隊溝通與合作,是團隊每一位成員的不同經歷和思考造就的最終成果?!倍瞄L與各種團隊協作的Rodolfo無論在演講臺上還是在生活中都十分謙和,即便是第一次見面,你也能在與他的交流中感受到設計師“設計為人”的溫柔與真誠。

              一向以建筑師于人類世界職責為切入點去思考設計的中國建筑師李虎,以一席宏達的開場將我們引入對“建筑的精神”的思考?!拔覀兩钤谝粋€過度消費的年代,人類足跡正侵蝕和消耗著地球上的資源。保護地球就是保護人類的未來?!痹谒磥?,建筑的精神是謙遜,而謙遜意味著包容,是空間對于社會關系的重構;謙遜意味著尊重,是我們對自身地位的認清并懷有敬畏之心的創造;謙遜意味著謙卑,是摒棄追名逐利,尋找真正的深度和意義。從李虎的建筑實例中,我們或多或少都被其獨特性所吸引和感動過。而其對于建筑精神性的闡釋也讓我們對剝 離掉形式的建筑有了新的思考。

              “設計師要對自己真誠,只有相信并承認自己的感覺,

              才能以有情感的設計打動他人?!?/strong>

              李虎(左),OPEN建筑事務所創始合伙人,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特聘設計導師。李虎于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畢業后去往美國萊斯大學進修并獲得碩士學位。除在清 華任教以外,李虎也經常應邀參與國內外大學或機構的講座、評圖等學術活動,個人及其設計作品榮獲國內外大獎無數。Rodolfo Dordoni(右),于米蘭理工大學建筑學院畢業后便一直從事設計工作,多年來為眾多國際知名家具企業提供設計方案和品牌指導。他推崇一種成熟的極簡主義,既一種充滿歡樂的、不加過度修飾的,卻又從不刻板且能駕馭極端個人色調的設計風格。他對細節的關注和對材料的理解也令其作品無可替代。

              AD:人們生活方式的變化如何影響家具設計?

              Rodolfo Dordoni:如今的消費者已不僅僅關注單一的生活物品,他們更希望從全角度去關注生活空間的營造。因而我與企業的合作更多是基于一個系列的產出,而非一件單品。這樣的一個系列可以更好地闡釋企業的設計理念和經營戰略,也可以更加匹配不同消費者的使用需求。

              AD:創作的切入點應是設計本身還是職業責任?

              李虎:如何創作是設計師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我相信很多人做設計都和我一樣,常常介于理性和感性之間來思考。今天你可以任何形式來出產一件作品,但你必須知道自己希望通過形式來表達什么樣的意義。

              AD:科技時代會對未來家具設計帶來哪些猜想?

              Rodolfo Dordoni:我無法預測未來的家具形式,但我理解世界正在朝著高科技的方向發展。工業設計的核心是讓使用者感受到設計的關懷,當然科技也是。但對我來說,單純的科技略顯冰冷,而考究的工業設計可以讓人感到溫暖。

              AD:有什么給年輕設計師的經驗分享?

              李虎:經驗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很難分享。無論做什么,你一定要有自己的信念和改變現狀的勇氣。如今很多年輕人都生活在舒適圈中,而他們需要跳脫出來才能有所突破和創造。

              Rodolfo Dordoni:世界變化飛快,我們需要將保護地球的意識放在首位。 但是我們必須以一種樂觀的精神去面對。悲觀主義者只能哭泣,不能改變世界和社會。與此同時,我想告訴年輕人,設計不光是可以看到的,也是可以聽到的。設計師要堅持自己的設計理念,有自己的堅守,但也要開放地接受不同人的意見。

               

              Ferruccio Laviani × 陳飛波

              “每個設計師都有他自己的特點,我不愿自己被定義?!敝獯罄O計師Ferruccio Laviani成長于一個主營小提琴制作的地方小鎮,他在年輕時也曾做過小提琴?;蛟S是這樣的多元經歷造就了他如今在設計領域里的“不拘一格”?!按髱煱唷币婚_場,他便用40多年來的創作歷程為我們講述他對設計的熱情。他的作品中展現出極強的個人風格,這源于他對自我性格的保留和對現實束縛的不妥協?!拔曳浅c幸在最初的幾年能與Achille Castiglioni等諸多優秀設計師合作。雖然我現在有了小小成就,但我不會忘記最初的起點?!?/p>

              以跨界身份在室內設計領域占有一席之地的中國設計師陳飛波形容自己的工作具有循序漸進的復雜性,但他頗為享受?!拔覍W服裝設計出身,畢業后又做了10年的平面設計,后來逐漸涉足空間設計和家具設計,接觸不同領域里所涉及的各種材料。這一過程不是簡單用跨界可以描述的?!睆膭摻ㄗ约旱膶嶒炇议_始,他自發研究材料來推進項目,又通過項目來認識新的材料,在做項目的過程中又開發了很多家居產品?!坝袝r有人會問我設計靈感來自哪里,我會說,我的靈感來自不超過身邊1米以內的生活感知?!?/p>

              “每一位設計師都應該堅持做自己,

              并對違背內心的妥協勇敢說不!”

              Ferruccio Laviani(左),于Artigianato Liutario e del Legno和米蘭理工大學完成學業后,Ferruccio加入Michele De Lucchi 工作室并最終成為該工作室合伙人。自1991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起,他開始為眾多知名品牌公司提供設計方案。多年來,Ferruccio一直擔任Kartell公司的藝術總監,也在眾多著名企業充當重要角色。他的設計作品展現出色的跨專業交叉融合,其設計風格也在不斷演變。陳飛波(右),陳飛波設計事務所創始人、設計師、藝術指導。其于2010年創立家具品牌“觸感空間Touch Feeling”。設計作品貫穿視覺傳達、產品和空間等各個領域。多年以來,他持續關注消費體驗類和生活場景設計研究,在酒店和住宅等領域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其多年來憑借自身設計攬獲國內外眾多獎項。自2013至2019年,陳飛波四度入選《安邸AD》100位中國最具影響力建筑、室內設計精英。

              AD:你們和不少客戶本身就是朋友,在與他們就設計項目溝通時,有何秘籍?

              Ferruccio Laviani:與客戶交流時,我會非常注重對自我想法的表達,讓客戶最大限度地理解我的想法。我的這種堅持并不僅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想法,更是因為我堅信自己的方案對他們有幫助。當客戶選擇我時,我們就是利益共同體,擁有一致的最終目標,所以我們必須彼此信任。我不太喜歡與私人客戶合作,這種合作往往建立在無條件的服從和滿足客戶的想法上,而妥協不是我的性格。

              陳飛波:我在做私宅項目時也遇到很多溝通上的困難。很多時候需要在方案上做出妥協。但我也常常會遇到一些客戶愿意與我溝通有趣的想法,愿意與我共同實現一場有趣的設計冒險。當我們的想法一致、溝通順利時,就會得到一件很好的作品。

              AD:你們眼中未來的設計和未來的家是什么樣子的?

              陳飛波:科技在進步,我們也盡可能在家中融入科技所能帶來的生活的可能性,努力與智慧生活產生聯系。但科技無法彌補內心的情感,所以我希望未來的家依然是最基本的家的樣子,希望把中國傳統生活中的有趣和優雅與當代的生活方式做一些連接。

              Ferruccio Laviani:對此我實在無法給出確切答案。如今的科學技術的確給了我們很多想象空間。但作為設計師,我更傾向于站在使用者的角度去思考他們到底想要什么樣的設計或什么樣的生活體驗,然后從設計師的角度予以實現。 

              AD:你們倆都從事平面、室內、產品等各類設計,對于也想要跨界的年輕設計師 有什么建議嗎?

              Ferruccio Laviani:勇敢發揮自己的創意。當你做設計時,往往會受到周圍很多事物的影響。但你要時刻清醒,堅持做自己,不要陷入對別人的模仿。對不擅長和不喜歡的事可以選擇拒絕,不要輕易妥協。

              陳飛波:我的經歷已經不能簡單用“跨界”來概括。但過去的工作經驗,包括我對構成的敏感、對色彩的認知都對我現在所從事的設計工作有很大幫助和推動。我用生活方式定義空間形態。而我的想象力、過去積累的經驗、對生活的理解等都可以啟發我的設計。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被窝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