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0.1.9

              時間的痕跡

              起初,人類定義時間以衡量自身和世界的變化;其后,人類又透過變化感知和體驗時間,藝術家王光樂正是這樣的時間體驗者。
              編輯 | Kevin Ma
              造型 | Kevin Ma
              作者 | 李蘅熹
              攝影師 | Boris Shiu

              藝術家王光樂于其北京工作室二層,黑色羊毛針織衫、白色“OBLIQUE”B23低幫運動鞋均來自DIOR男裝系列。

              藝術家王光樂比想象中開朗許多,除了穿著時髦、言談風趣,他還熱衷于調侃自己的作品:“你看,過去我的作品跟別人的區別特別簡單,就是我這畫側面有‘東西’,別人的沒有!”其實他指的是自己創作生涯中尤為重要的《壽漆》系列作品,這個“特別簡單的區別”和他口中“側面的東西”并非單純指向形式,而是創作過程中他在畫布上數百次均勻漸進平涂和覆蓋顏料的行為,其后尚未干透的顏料沿畫框邊緣流淌下來,留下痕跡,層層顏料在畫框邊緣堆積,形成特殊的紋理,使得他的作品于畫框內外都暗含著對時間的關照,在這個側面,時間有了體積感。

              藝術家工作室二層,從2004年以來大小不一的繪畫作品整齊懸掛于一面混凝土墻之上。

              在王光樂的家鄉福建,“壽漆”是一種習俗,上了歲數的老人為自己準備棺材,只要還在世,每年都會親自給棺材刷一層生漆。一遍遍涂刷壽漆是老人們在面對未知的時間時“向死而生”的精神準備,這也成為王光樂最初關于時間、生命和死亡的體驗,《壽漆》系列由此而來。本次受DIOR邀請重新演繹經典的Lady Dior手袋,王光樂選擇的正是這個系列的作品,不僅因為“壽漆”這一習俗蘊含的生命哲學,更因為畫作中層疊的形式,他特別設計每種不同的顏色都使用單獨的面料,最終透過手袋兩側,能看到不同顏色的皮革層疊有致。王光樂將這次合作視為一次額外的藝術創作,“我覺得藝術天生有一個界限,它必須無用?!彼J為以奢侈品為載體,不可被使用的藝術轉化為有用的設計品是一種全新的嘗試,并且“一件奢侈品可以被那么多人喜歡,卻只有極少數人能夠擁有,從這個意義上講,它也具備藝術的精神”。 

              “我覺得藝術天生有一個界限,

              它必須無用?!?——王光樂

              王光樂以《壽漆》系列作品為靈感,受DIOR特邀創作的Lady Dior限量款手袋。

              早在創作《壽漆》之前,王光樂曾在央美油畫系第一畫室學習繪畫,畫室原本研究文藝復興以來的寫實油畫,但傳統寫實油畫的題材并不吸引他,到2000年畢業的時候,他冒著無法畢業的風險,堅持自己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創作出《下午3-5點》系列,最后卻拿到當年畢業創作中最高級別的“院長獎”。作品中,他巨細無遺地描繪工作室的水磨石地面和午后時刻照進來的一束光,時間在畫面中既指向畫面描述的那個具體的午后時刻,又凝結成他描摹水磨石地面的冗長過程。而后他干脆徹底拿掉光線,創作出形式更為簡潔的《水磨石》系列,再由平面向立體轉向,有了《壽漆》系列。后期的創作《無題》和《雙色》更是將多種顏色也摒棄,向白色/ 某色顏料中漸漸加入另一種明度更高的顏色,反復涂刷整個畫布,徐徐展現微妙的色彩漸變, 最終形成蘊含著空間的畫面。

              以石膏為創作材質的作品《無題》局部。

              耗費數月甚至數年反復勞作、在畫面中留下每一次重復而又不同的勞作痕跡,以呈現對時間的感知,這幾乎是王光樂標志性的創作方式,其作品外在的抽象表達形式與其說與抽象藝術一脈相承,不如說更受到觀念藝術的啟發。從點狀的《下午3-5點》到《水磨石》,然后到條狀的《壽漆》,再到面狀的《無題》 和《雙色》,盡管形式有所轉變,但對王光樂而言卻是同一回事,“我覺得確定語言的不是表面上的形式,而是內里的觀念,我的工作方式更在意過程,這是我的語言?!?/p>

              工作室一層,從左至右依次擺放著作品《壽漆070720》、《木塔》、《無題190506》。

              起初,人類定義時間以衡量自身和世界的變化;其后,人類又透過變化感知和體驗時間,藝術家王光樂正是這樣的時間體驗者,他創作背后的邏輯始終關乎時間,關乎生命的體驗。來到創作生涯的第20個年頭,王光樂又決定讓創作回到畫框之內,在畫框的限制之下去尋找表達的自由。這仍會是一場對于時間痕跡的追尋,而促使他繼續創作的,是每一次落筆后畫面中的不可預期,它和時間一樣,每一秒、每一日的累積層疊出不同的生命境遇,這是王光樂對于繪畫,也是對于時間的思考。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被窝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