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0.1.9

              參悟參數

              “參數化方法的優勢并不在于它能生成成百上千個不一樣的東西,而是在于它能和成百上千個不一樣的個體發生聯系?!?
              編輯 | Li Jun
              作者 | sangyu
              攝影師 | 朱海、Zhang Zhoujie

              建筑師袁烽(左)和設計師張周捷在張周捷的個展“幾桌?”現場,空間本身上海西岸Fab-Union Space是袁烽運用參數設計打造的。前方為“鏡像桌”(Mesh Symmetry)系列中的OBJECT #MT-S4-F 。張周捷畢業于英國中央圣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2010年創立張周捷數字實驗室,2018年創立數字家具品牌Endless Form。他也是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副教授。

              10年前,張周捷畢業設計中的一把參數設計座椅吸引了同濟大學教授、知名建筑師袁烽,沒多久,后者成了這位初出茅廬的設計師的首位藏家。多年來,兩人持續推動著參數方法在各自領域內的演進,對數字化思維的共同興趣也讓他們的友誼不斷加深。10年后,他們再度因參數設計重合。在袁烽用數字化技術設計并建造的上海西岸Fab- Union Space,張周捷以“幾桌?”為題舉辦個展,并帶來最新的桌與幾作品“。幾桌?”看似一個用餐訂座的疑問,其實引向一個有關家具定義的問題——是桌子還是茶幾?是由什么決定的?張周捷運用計算機參數,打破了傳統家具的結構范式,令家具“自然延展”出豐富的形態。展廳內的射燈照亮了不銹鋼桌幾的表面,又在清水混凝土墻壁上反射出點點光斑,參數家具和參數建筑相得益彰。

              張周捷運用參數語言創作的“旋渦桌”(Mesh Tornado)系列。

              AD:袁烽老師很早就收藏了張周捷的椅子,當時后者還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設計師,是什么吸引了你?

              袁烽:看到張周捷的作品時,我正在麻省理工訪學。參數化方法那幾年對建筑設計的影響很大,我也受了不少熏陶。走在前面的藝術院校都在訓練學生使用各種新工具,掌握新思維、新方法。人機協作讓我們實現了許多之前未能實現的東西,但最終體現的依然是人的創造性。張周捷不僅有先鋒的概念,還有將其落地的能力,這說明他對機器有控制力,創作者如果沒有控制力,就會被工具反控制。在數字時代,個人主義至關重要,我希望未來能看到更多的限量可收藏家具。

              張周捷:袁老師的收藏對我的創作是極大的認可和鼓勵,也讓我更堅定方向。我很喜歡軟件,上學時整天研究各種軟件。在我的哲學觀里,一切事物都是動態變化的,數字軟件大大增加了家具設計領域變化的可能。在創作中引入參數方法,對我來說是一種自然表達。持續突破對我來說固然重要,但我希望自己不僅能具有從傳統家具到數字家具設計上的突破,還能進一步實現數字化生活圖景,為此,這幾年我一直在想辦法量產數字家具。

               “旋渦桌”(Mesh Tornado)系列中的OBJECT #MT-T1-F-L。

              “鏡像桌”(Mesh Symmetry)系列中的OBJECT #MT-S1-S。

              “旋渦桌”(Mesh Tornado)系列中的OBJECT #MT-T6-S-S。

              “旋渦桌”(Mesh Tornado)系列中的OBJECT#MT-T5-S-S。

              AD:如果可以量產,創作中的藝術成分又怎么體現呢?

              張周捷:實現量產其實也可以提升我的藝術創造,讓我能有更多資源去支持更優秀的工程師以及更前衛的思維和技術。作為當代創作者,研究出好的商業模式也是創造力的體現。以我當前的工作方法,耗時一年才能舉辦一次展覽,主要原因是家具產業迭代極為緩慢,新技術難以進入。我個人希望能夠通過商業運轉,加速數字技術在家具制造領域的運用,革新整個行業。

              袁烽:藝術和量產其實并不矛盾。譬如,伊姆斯夫婦設計的椅子在1950年代推出時具有革新意義,它如今實現了量產,但最初的那批原版在今日絕對是收藏級別的。參數化方法的優勢并不在于它能生成成百上千個不一樣的東西,而是在于它能和成百上千個不一樣的個體發生聯系。

              “細胞桌”(Mesh Voronoi )系列中的OBJECT #MT-V1是本次亮相的作品中體量最大的作品。它由10張獨立桌子組合而成。若將它們沿著桌面邊緣拼合在一起,桌面如同幾塊分散的大陸重新交匯融合,長逾8米。數字生成的流動之變凝固在用金屬打造的桌子中,令現代的日常交流空間更靈活。

              AD:袁烽老師設計建筑時,會注重材料與環境的呼應和對話,而張周捷堅持只用不銹鋼,有沒有考慮過拓展一下材質?

              袁烽:可能因為年齡的關系,我在材料、造型的處理上沒有張周捷這么激進。在我大部分的建筑中,算法是隱匿于無形的,我希望它和傳統、大眾發生關聯。比如,我們在烏鎮設計“互聯網之光”博覽中心包括一個用紅磚打造的拱形展廳,其中融合了機器人砌磚、機器人木構和3D打印技術,但它的外形與傳統是有延續的。材料是有文化的、有歷史的,這么多年來,木、皮、布之所以在家具領域屹立不倒,是因為它們能給使用者帶來溫暖感。設計師往往很先鋒,但大眾距離這種先鋒甚遠。我認為要發揮作品的社會屬性,就要想辦法與傳統發生聯系。

              張周捷:我堅持用不銹鋼,并非因為創新能力或對其他材料的了解不足,而是從現階段看來,不銹鋼還有大量的可塑性有待挖掘。如果我擴展了材料,就不免要分散精力。數字家具的優勢究竟在哪里?這在整個行業還是個疑問。在我看來,數字家具尚未迭代傳統家具,是因為在數字家具市場領域還沒有具有壓倒性優勢的產品。如果能出現一個“奇點”產品,使用者不會管它是人為創造的還是數字生成的,而只想擁有更好的產品。比如,汽車一出現,人們義無反顧地拋棄了馬車,很快忘卻了與馬的情誼。一旦參數設計的家具比傳統家具產生壓倒性的優勢,使用者自然會切換到另一種思維模式,衡量“好”的標準也就不只是材料或手工藝里的溫度和情感了。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被窝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