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0.1.9

              廿二回響

              “之前10年,隋老師的工作跟藝術史體系有關,我們稱之為‘公轉’。2008年之后他進入‘自轉’,投身個人雕塑語言探索,像女媧造人般造物,這是非常有創造性的?!?
              編輯 | Kevin Ma
              造型 | Kevin Ma
              作者 | 蘇印
              攝影師 | Philippe Le Berre、趙安

              藝術家隋建國站立于展廳二層“走向3D的面孔”展覽部分的雕塑之間。

              隋建國:1956年生于山東省青島市,1984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美術系,獲得學士學位,1989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獲得碩士學位,現為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教授。作為中國重要的雕塑家,他在30多年的藝術實踐中對創作觀念、作品形式、媒介選擇、處理方法、時空經驗等多個方面都有所理解和認識,游刃于官方立場的造型觀和歷史觀之間,試圖為中國雕塑藝術帶來更多生 機,且一直活躍在國際當代藝術與雕塑領域,曾多次參加國際藝術群展及個展,其作品被國內外重要藝術機構和私人收藏。

              作為中國最重要的雕塑家之一,隋建國的個展總能給雕塑界和社會帶來深刻的“回響”?!绑w系的回響”作為他自1997年以來最大型的階段性回顧展,大大小小200多件作品被放置在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的三層空間,就像一首恢弘的交響樂,梳理又回應著他這些年構建的雕塑體系。尤其是2008年之后的創作,從為人所熟知的具象創作,旋身探入一條未知神秘的黑暗隧道,講述身體與行為本身,探問時間與空間的交疊,不斷用縮放和材質變化追索雕塑的無限可能,不僅呈現了一位雕塑藝術家的自我探索,也是一段中國雕塑不斷求索的縮影。

              崔燦燦:獨立策展人,批評家,中國美術批評家年會學術委員,主要從事當代藝術媒體策劃、圖書編撰、中國當代藝術史論研究與寫作、當代藝術批評實踐、展覽策劃等。

              午后,在民生美術館的咖啡廳落座,崔燦燦和隋建國聊起展覽,語言竟完全是兩種風格——崔燦燦作為策展人的理性和激情并融,從一個展覽能縱橫到千年的藝術史、歷史和文明史。而隋建國則顯得低調隨意許多,他調侃著說:“昨天(展覽開幕)我說太多,今天讓他多說?!边€笑稱崔燦燦是“大廚”,“我這里一堆蘿卜、白菜和牛肉,怎么拼成不同的菜盤,得看大廚手藝?!贝逘N燦則幽默地回應:“那怎么也算是米其林三星廚師吧?!?/p>

              藝術家隋建國走過佇立于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二層的大型光敏樹脂3D打印雕塑作品《云中花園-手跡3#》。

              確實,這次在民生美術館三層空間內的個人回顧展,單從視覺呈現上來說,就是一盤堪稱美食的大餐。剛走進美術館一層,就會看到樓梯上大大小小白色玻璃鋼的骨骼造型雕塑,一件名為《無?!返淖髌匪坪跻獑酒鹑藢ι赖母杏|;拾階而上,去往二層展廳,風格旋然一變,難以言說的抽象雕塑屹立于不同空間之中,“行為與動作”、“比例與切割”、“材質與表面”這些貫穿隋建國藝術思想的詞匯好似更細節化地講述著藝術創作的發生,也呈現了全新的實驗雕塑面貌。

              這正是令崔燦燦感覺興奮的所在。在他看來,藝術家隋建國的亮點便是通過其個體,即可洞察到中國當代藝術近20年發生的轉變。在每個轉折點上,他恰好都在場,且不同階段都有代表作品問世,他的創作與西方當代藝術的發展軌跡是疊合的,但西方藝術從古典主義走到觀念、后現代用了300年,而一位中國藝術家用10年時間快速實踐、整合,這是極具藝術價值的。他創作涉及的問題足夠寬廣,創作軌跡也不斷求變求新。說到2008年之后隋建國創作的轉變,他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之前10年,隋老師很多工作都跟藝術史體系有關,我們稱之為‘公轉’。2008年之后他進入‘自轉’,毅然投身個人雕塑語言探索,而且開始像女媧造人般造物,這是非常有創造性的?!?/p>

              “以前關注社會議題,現在把自己放到歷史長河中,想說說時間和空間是不是一回事,

              想看看閉上眼睛能捏出什么,雕塑還能用哪些方式進行?!?/strong>

              于2008年創作的金屬切割焊接作品《風城的恐龍》早已成為大眾認識藝術家隋建國的代表性符號,也啟發了許多藝術家的創作。 

              相形之下,說起這個轉變,隋建國的敘述就日常許多:“我是操的心更大了,以前是社會議題,現在把自己放到歷史長河中,想說說時間和空間是不是一回事,想看看閉上眼睛能捏出什么,雕塑還能用哪些方式進行?!弊?008年的作品《盲人肖像》開始,他就蒙上眼睛開始捏泥,捏出來他自認“比以前的都好,別人看了也說好,但是為什么好,也說不清楚”。后來不蒙眼睛了,他又在手心捏泥,放下過往一切雕塑經驗,直接用本能去塑造。此外,他還嘗試用不同的方式,比如捏、拉、按、拳打、腳踹、重力、甩下等手段,也以放大、縮小、切割、不同比例和不同材質的雕塑語言來捏泥。至于《時間的形狀》所呈現的1435件小泥稿,那是跨度為12年的時間記錄,“時間和空間就是一回事,你看到這些泥巴所在的空間,背后不就記錄著它們形成的時間嗎?”在最新作品《云中花園》中,3D打印技術的運用不僅顯得新穎,似乎也為雕塑語言拓展了可能,起因是隋建國嘗試過許多手工翻模,最后手紋的呈現效果不佳,才使得他想到3D打印, 這似乎也寓示一段模仿自然、表達情感或觀念的雕塑歷史的結束和翻新,這是否也會開啟另一個全新的體系,根本也是未知。

              最新雕塑作品《3D的面孔》將泥團放大,呈現出人眼本無法看到的微小切面,終結了雕塑歷史中模仿“自然”的歷史,徹底改變了雕塑的內涵和外延。

              采訪的尾聲,我們笑問隋建國“職業藝術家”與“中央美院教授”的身份標簽,這兩者是否會存在沖突,早于2016年退休的他,實際上還深耕在藝術教育領域,不斷引薦國外雕塑家來中央美院交流,也希望引進好的展覽和雕塑藝術,他深知“藝術家除了自我實現,整體藝術氣候的營造和改變也很重要”,原來早在20世紀80年代,他就曾發愿“要為中國雕塑藝術發展做點兒積極的努力”。而在眼前,當他平淡地說著這一切時,那份帶有時代氣息的樸素與堅守不禁流露出來,這也正像崔燦燦曾描述過的:“他是一位既嚴肅又有理想主義情懷的藝術家?!?/p>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被窝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