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p0xtq"></listing>
<form id="p0xtq"></form>
<sub id="p0xtq"><listing id="p0xtq"><small id="p0xtq"></small></listing></sub>
  1. <nav id="p0xtq"></nav>
    <th id="p0xtq"></th>
    <sub id="p0xtq"><table id="p0xtq"></table></sub>

          <form id="p0xtq"><em id="p0xtq"></em></form>

            1. 安邸AD

              搜索

              設計+藝術 AD DESIGN & ART | 2020.1.7

              江畔靈光

              剛剛開幕的西岸美術館也是蓬皮杜中心為期5年的展陳合作項目的落腳處。正如其間所承載的人類最優秀的藝術作品,這棟剔透玉石般的建筑為西岸江畔帶來了溫情與靈光。
              編輯 | Li Jun
              造型 | Judy Zhu
              作者 | Li Jun
              攝影師 | Noah Sheldon

              打造了西岸美術館的英國建筑師David Chipperfield以崇尚簡約的建筑設計聞名。他于1985年成立同名建筑事務所,目前在倫敦、柏林、米蘭和上海設有辦公室。

              站在西岸美術館恢宏明亮的一層大廳里,David Chipperfield猶如一位初來乍到的觀眾,四處張望著。很快,位于大廳中央開放式書店里的一位店員認出了這位享譽世界的英國建筑師,熱情地向他介紹起可靈活變化的USM模塊化書架。Chipperfield認真地聽著,還和對方討論起收銀臺的位置。這時,即興演奏的音 樂家來到了現場,開始拉起小提琴。散落在大廳各處的參觀者被樂聲吸引,聚攏起來,Chipperfield躲在人群里,饒有興致地觀察著人們如何在他設計的空間里流動。

              西岸美術館開幕展覽“時間的形態——蓬皮杜中心典藏展(一)”以“時間”為線索,展出了近百位世界頂尖藝術家的作品。大廳中懸掛著美國藝術家Alexander Calder的作品《1月31日》,后面墻上掛著美國藝術家Ellsworth Kelly的作品《黃紅曲線》。

              這不是Chipperfield在上海的第一個項目了。他曾對包括外灘美術館在內的外灘源區域進行修繕改造。他坦言,“相比修繕項目,建造全新的建筑挑戰更大,尤其是在我6年前開始接手西岸美術館的設計時,建筑的功能尚不明確,最大的挑戰在于我需要讓空間足夠靈活,以應對未來各種可能的功能?!?/p>

              來自巴黎的Studio Anne Denastas and Selina K?nig在美術館戶外打造了《戶外互動游戲平臺——玩耍、相遇、跳躍、歡笑》。

              Chipperfield對此給出的解決方法是:打破傳統的建筑幾何布局,建造3個呈風車形旋轉排列的建筑,并通過中央門廳連接。這樣的布局為建筑的各個部分帶來獨立運營的可能性。除了馬路一側的展廳入口,Chipperfield還特別在沿江一側設置了兩種進入方式:參觀者既可以下至下沉式庭院進入,也可以通過廣場上的臺階來到二層開闊的露臺,并進入中央門廳。書店和咖啡廳則位于一層?!霸谥袊?,人們還不是非常熟悉如何使用美術館,因此我們特別設計了很多對外開放的空間,人們無須購票就能在大廳里漫步、小憩,逛逛書店,喝一杯咖啡,也許當時正好還能聽到音樂演奏?!盋hipperfield解釋道,“如果他們有興趣進一步了解藝術,就可以購買門票看展覽?!?/p>

              美術館一層被設計為公共通道,參觀者可以在城市街道生活和黃浦江景之間穿梭。中庭設有開放式書店空間,并配有包豪斯設計師座椅供人們閱讀、休息。

              在3個風車形排列的建筑上層是通過頂部采光的展覽空間,所有的天花板、管道均暴露在外,因為Chipperfield“希望策展人可以盡情在此為他們的展覽創造新的結構”。下層空間則包含多功能廳、藝術工坊和教育空間,并都可利用側高窗采光。

              被再生玻璃材料包裹的西岸美術館看起來是一棟半透明的建筑。

              令人無法忽視的是美術館半透明的外立面,這令建筑隨著光線變化呈現出不同的視覺效果。白天,陽光由此被帶入建筑內部;夜晚,建筑內的燈光又會從這里向外擴散。Chipperfield告訴我們,這是一種將廢棄玻璃經過高溫燒結再生而成的“玻璃透光石”?!安┪镳^是一個看起來不太透氣的大盒子,沒有很多窗戶。因此,我想到了使用再生玻璃作為外墻材料,它很結實,但有透光性,能讓建筑看起來輕盈,到了晚上還能散發一些光芒。這些材料本身就是在中國找到的,我并沒有花很多預算在材料方面,而是希望在預算內讓使用者獲得最大的空間?!?/p>

              塞浦路斯藝術家Christodoulos Panayiotou的作品《剪紙》。

              對于美術館的體量,Chipperfield坦言:“小型美術館令人著迷,但出于觀眾規模、營收策略等原因,人們日益需要大型美術館。但這兩者是無法彼此取代的?!彼灿^察到建筑師作為職業的變化:“我們這一代建筑師都是理想主義者,相信可以改變世界。如今出生在消費時代的建筑師往往懂得服務客戶甚于服務社會。我認為,我們應當回到過去。但如今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就是環境問題,建筑師需要擔負起相應的責任?!?/p>

              阿根廷藝術家Julio Le Parc的作品《觀者的位移(一號)》。

               

              西岸美術館

              上海徐匯區龍騰大道2600號

              www.wbmshanghai.com

              建筑與空間設計:David Chipperfield

              www.davidchipperfield.com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安邸AD》雜志所有,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安邸AD VIP

              三里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被窝影院